Filbert的榛子

新浪微博ID:Filbert的榛子

野神日常30题(2)

#2.生活被打乱

 

    神谷浩史虽然见面会上被某人吐槽是不细致的男人,但是从某些角度上来说他还是非常仔细认真的。

 

    比如入住宾馆前会查看应急电筒在哪里,换位置时会把别人原来放在位置上的水换到换位后的地方。同样,私生活也是打理得井井有条。

 

    他本来认为他和小野大辅的交集单单是DGS和其他工作而已,直到那天这个称得上是关系非常好的后辈向自己有些紧张地告白,这是神谷步入30岁之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慌乱。

 

    最终他还是同意了,没什么特殊的原因,『因为年纪不小了啊。』他这样想着。

 

 

 

    从这时候开始,生活好像乱了套。

 

 

 

 

“卡米亚桑我们同居吧!”小野那天兴致勃勃地在电话中问道。

 

“欸?”神谷一愣,“可以是可以啦,但是住我家还是你家?”

 

“听卡米亚桑的啦,我哪边都没有意见。”小野听到他同意也放心了。

 

“恩……来我家吧,小野君家住很远不是吗?上班会很麻烦吧。而且我也不能把娘桑带过去,换个环境不知道他适不适应呢,毕竟小野给人感觉是犬派的ww。”神谷浩史选择了在自己家,他觉得这样两个人都会很方便。

 

“好啊!那我明天就搬过来!”

 

“欸?这么快?……”

 

 

    末了,神谷打量打量自己家里。

 

    挺干净舒适的,东西也都归类摆好了,不会特别脏乱。两个男人住也没什么问题,床再买一张就是了。

 

    隔天,神谷一大早就听见小野按铃。他托着两个大行李箱,让神谷看着有些吃惊:又不是女人哪来这么多东西。

 

    小野随心所欲地布置着,而神谷则为小野的物品腾出摆放空间,时不时对小野进行说教。

 

    『真是的,这样下去自己真会变成老妈子啊。』他有些头疼地看着小野把自己衣柜里的衣服翻来覆去地看摸闻,好像原本一切有序的物品都毫无章法。

 

 

    卫生间里的毛巾架上放上了小野的一块毛巾,洗漱杯里放进了小野的牙刷,插座上多了小野手机的插头,地上多了小野的临时地铺,衣柜里增添了小野的四季服装,自己台本旁边堆积着小野的台本……小野小野小野小野,全部都加入了小野!

 

    娘桑打自这个男人进家门时就躺在沙发上,斜着眼审视他。它不是不知道这个人,而是这个人的味道突然变浓了,并且没有散的趋势。自家主人虽然嘟哝着,但它完全没有看到他不情愿的表情。

 

  “呼……”两人整理完已经傍晚,中间也不过下楼吃了个便餐,明明天气不太热却也汗流浃背。

 

“累死了……”神谷把娘桑抱到腿上然后坐着沙发,眨眨眼试图把流进眼中的汗水给挤出来。

 

    小野紧挨着神谷,忽然沉默了一阵,旋即说道:“这样会给卡米亚桑添麻烦吗……”

 

“哼,都定下来了还问我干嘛。”神谷瞥他一眼,虽然知道他不安却还是没有温柔的安慰。『如果这你都怕了,小野你也不过如此。』神谷这样想着。

 

    小野偏过头来,盯着神谷的眼睛看。小野的瞳孔颜色偏淡,褐色比较明显,显得他的视线更加纯粹而热烈——神谷感到自己的空间被略微侵犯,不,应该说是这直球他接不下来。

 

    小野看着略微移开视线的神谷,笑了一下:“不安的反而是卡米亚桑呢。”

 

    神谷也没阻止娘桑跳下膝盖,诧异小野虽然是单细胞有时却异常敏锐,全身一紧却明知故问:“哪里?”

 

    小野没答话,“嘿嘿”地笑出了声:“适应就好了,浩史。”

   

    『适应吗。』神谷抿了抿唇。

 

“不晚了,下去吃饭吧。”

 

“嗯……”

 

    神谷走在小野后面,闻到了小野汗水的味道。

 

 

    『啊,是这样的感觉啊。』他一直在说小野的腋汗腹汗,原来真正接触也没什么特殊。

 

    不过不讨厌呢,这种气味。

 

 

 

    但自己为什么会慌。

 

    还有另一种情绪充斥心中。

 

 

 

    自己的全部好像都被这个人打乱了,渐渐都有他的影子存在、都被他的味道沾染。

 

 

    那种有些阒静的生活被一个笨蛋搅和了。

 

 

    却出乎意料地不反感。

 

 

 

 

嘛,算了,

 

 

 

 

 

因为是小野大辅啊。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