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bert的榛子

新浪微博ID:Filbert的榛子

野神日常30题(4)

 

依旧慢慢阅读+治愈系歌曲

转载请标注出处,作者及原地址链接 

一切与三次元人物无关,仅为个人脑洞

雷真人cp者慎! 

 

——————————————————————————————

 

 

 

#4.去看彼此的演唱会

 

 

 

 

神谷浩史の场合

 

 

 

神谷赶往了orepara的现场。

 

『呜哇!人还真是多啊。』

 

神谷一路上戴着帽子和墨镜,黑压压的一片人海还是让他有些惊魂不定。

 

『呼呼,总算到了。』

 

这是小野帮他弄到手的关系席。

 

 

 

就在前几天,小野大辅期待地盯着自己:

 

“卡米亚桑,orepara去吧去吧去吧!”

 

 

“啧……别吵!”神谷本就迷迷糊糊地倒在了床上,现在他觉得这个小野大辅真是烦人啊,“啰嗦,票!”

 

 

“嘿嘿!放在卡米亚桑的手机旁边啦!”小野达到了目的表示很开心,飞快地将票拿了出来。

 

 

“晚安,浩史。”旋即帮他掖了掖被子,拉上灯。

 

 

 

『唉,每次都是,早知道就不听那个家伙的了。』

 

神谷内心叹一口气,难得的休息自己更希望在家逗逗娘桑打打游戏啊!

 

 

 

“kya——!!!!!”

 

神谷表示他才没有听到小野3k前奏播出时候无数少女的尖叫呢。

 

 

 

好吧,他承认是有那么一点点嫉妒小野。

 

    本身这人就生了一副好皮囊,平时说话像极了英国绅士的腔调,很是讨女士欢心。现在他穿了一套白西装,银质的花纹点缀于其上,正好与他的肤色相衬。黑色的裤子显现出反差,不过就是裆部……嗯……有些明显。

 

 

不过这舞蹈嘛……

 

 

神谷努力憋着笑,他知道或许在fans的眼里这样的小野非常帅,但他感觉总有那么一点违和。

 

或许是那种大叔拥有的不协调与僵硬。

 

要不然你看旁边的女伴舞跳的多么妩媚!

 

 

 

更多地是不习惯小野现在的样子吧?

 

嗯,准是这一点没有错。

 

 

平常的小野大辅可是那个蠢蠢的、会依赖自己的后辈,明明有实力能做好却一赖赖了七年,而且眼下是要赖一辈子的感觉。

 

 

 

 

神谷笑了笑。

 

 

 

 

嘛,就让他一个人去去kiss kiss kiss吧。

 

 

 

 

 

 

 

 

 

小野大辅の场合

 

 

小野最近大量出汗并且腹泻,去医院一看原来是胃肠炎。

 

『怎么办?22号还有卡米亚桑的kirafes啊!』

 

小野有些焦急,这种状态真是不妙,希望能赶在这之前快点好起来!

 

 

 

所幸的是,情况好转了。

 

小野盯着手上的关系席票,一脸蠢(chi)死(han)地笑着。他马上就可以看到亲爱的歌浩史啦!

 

当神谷开口start again的时候,小野就是一脸开口跪的模样。天知道他买了四张碟,一张舔一张看一张做收藏,还有一张请卡米亚桑签名寄给妈妈D。

 

 

 

小野一直觉得神谷就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人。

 

 

明明在09年的时候唱歌还不怎么厉害,live时甚至会跑调、破音,现在却越来越稳定,偶尔因舞蹈混杂着的微微喘息更是令人欲罢不能。本来就让人舒服享受、如沐春风的嗓音再配上旋律,简直就是把持不住。

 

 

他知道神谷私下并不是多喜欢吵闹的一个人,吐槽只是工作。平常也见不得神谷特别喜欢听歌,可是当他捧着ipod的将需要唱的歌曲一首首导入的时候,那种认真核实的神情让人觉得他是在对待艺术品,严谨、一丝不苟。

 

 

为此小野特意将耳机线藏了起来,有时候顺理成章的就和神谷共用一个耳机。凑近的距离能让他看见神谷念着歌词的唇,上面还有淡淡的、性感的丝丝唇纹,明明不怎么厚的唇却因此显得丰盈,让人——想吃掉。

 

 

『不行不行,得认真听歌。』

 

 

小野被观众的尖叫拉回思绪,盯着台上的人。

 

 

 

就那么一瞬间,

 

一瞬间,

 

 

『卡米亚桑好像和自己眼神交汇了?!』

 

 

 

 

他有些开心地勾起嘴角——

 

 

这是自己才能享受到的。

 

 

 

 

被以殊荣咯!

 

 

 

 

 

 

 


野神日常30题(3)

#3.小野告白进行时

 

   小野大辅是个非常善于打直球的家伙,直白到让无数少女都dokidoki。

    

    但是他现在居然有了一丝畏惧的念头。

 

    他喜欢神谷浩史。

 

    这个在对面桌子坐了7年的男人,一如既往主导着谈话,掌控着节奏,看似放松实际上却是极为认真。

 

    就是这副工作中的模样也让小野无法抗拒。

 

    『真是毫无可能性啊……』小野这样想着。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清楚认知到这份心情的呢?

 

    小野想不起来,也不想记起来,仿佛是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知道。但岁月却没有在神谷身上留下什么痕迹,成熟的气息愈发令人安心,好像时间因他身而眷恋地滞留住。

 

    小野大辅想自己大概只是畏惧这份情感罢了。

 

    他并不是白痴,只觉得这种有点暧昧的关系已经带给他很大的满足,他不指望神谷这个表面上温柔实际上内心消极的人对他做出什么示好的反应,只要能看到他就好。

 

 

 

    『我喜欢你。』

    『卡米亚桑,我喜欢你。』

    『我爱你。』

 

 

    内心无数次的表白,小野自己都不会发觉自己的眼神过于灼热。

    已经逾越了朋友的界线。

 

 

    神谷呢?他情商不低,反而非常细腻。小野大辅这么多年心思还不被自己摸了个透?神谷一旦被那种眼神盯住便会由心底感到不安,却装出一副平淡的样子,并且任何人都没有识破。

    好像也骗过了自己。

 

 

 

    “卡米亚桑……我……没带秒表。”差一点,差一点点自己就说了出来。

 

    “嗯?怎么又没带!真是麻烦的家伙啊!”神谷闻言皱眉,一拳打上了小野的胳臂。

 

    “嘿嘿,对不起了……”小野挠挠头,被神谷接触到的皮肤有些火热——力道明明轻的可以。

 

 

 

    神谷看到小野闪烁的眼睛,一时没有太过在意。

    但总感觉有些不妙。

 

 

 

    果然。

 

    “卡米亚桑,我……”

 

    “怎么了?不就是秒表没带吗,不用道歉。”

 

    “不是的,就是……”

 

    “你还跟我玩客套?!”

 

    “卡米亚……桑……”

 

 

 

    神谷抿紧嘴唇,现在录音室只有他们两个了。他自然知道小野想要说什么,但他不敢听。

 

 

    是的,他也在畏惧。

 

 

 

 

    小野本来浑身紧张,还有浓浓的失落,明明自己好不容易就要说出来了,为什么神谷不愿意听呢?难道他知道了?他会讨厌我吗?算了,估计是一辈子都别奢望了。

    

   “唉……说吧小野。”神谷重新坐了下来,敲敲桌子示意对方也坐下来,眼睛微微垂下,却不给对方直视自己的机会。

 

    小野在那一瞬间立马当机。

    他机械的坐下来,看着神谷低头摆弄自己的手指。

 

    一边想着这个人真是温柔啊,嘴巴也不受大脑控制了:

    “我喜欢你。”

 

    “卡米亚桑,我喜欢你。”

 

 

    神谷没料到小野这么快便能表达心意,果然打直球的内心还是不变的吧。

 

 

    实际上他不知道这七年足够酝酿这种感情,以及,一点点、一点点的勇气。

 

 

 

    神谷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

 

 

 

 

 

    “我爱你。”

 

 

 

 

    一时间,录音师里的空气粘稠了起来,闷在胸中,使人近乎窒息。

 

 

    “小野君……”神谷沉默了半晌,终是抬起头来直视着小野,“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小野内心明明无比打击,这种挫败感还是第一次。但是却意外地放下了担子。

 

 

    就是这份感情,一直压着自己喘不过气。

 

 

    “七年了……”神谷看着他,纤长的手指敲击着桌面。不过两把椅子中间隔了一张桌子,承载了七年的回忆。

 

    小野默不作声,回想起印度来的瑜伽老师,榴莲play,喝醉了做的100回……他轻轻笑了。

 

    神谷觉得这个人莫名其妙,眼下这种气氛他还能笑得出来,该说缺根筋好还是乐观呢?

 

    “卡米亚桑,你知道吗?我们DGS从2007年开始播出,现在七年了。七年远不止你想的那么短,这么一句话的情感足够酝酿出来。”小野低低地笑了笑,顾不上看神谷略微惊讶的表情,往下说着,“七年内,第一年跟你磨合,第二年关系拉近,第三年开始依赖,第四年情感变味,至于接下来的几年,却是我认清这份感情的时间。”

 

    神谷的呼吸有些紧张了,这种局面是他不曾碰到,也不曾掌控的。

 

    这个人等了七年。

 

 

 

    “卡米亚桑,你知道吗,这份感情啊,烙在心里,磨不去了。”小野说完有些苦涩地勾起了唇角。

 

    磨不去了。

 

 

    “小野君……”神谷想说些什么,只能开口唤他的名字。

 

    “卡米亚桑只要果断的拒绝我就好。”小野说道。至少这样自己可以不再乱动心思了吧。

 

    神谷飞速地站起身:“我先回家了。”

 

    逃窜出小野的视野。

 

 

 

    『啊,我就说毫无可能性。』

 

 

 

 

 

    DGS还是照旧,工作还是照旧,但总有一点东西变了。

 

    好像又变成了刚开始的时候,那种淡淡的疏离感。

 

    小野苦涩无比,早知道不说还能保持原样吧。

 

 

 

    七年。

    四年建立了感情。

    三年摸清了感情。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最近神谷除了工作就是带着耳机,把七年来的DGS全部听了一遍。

 

    有小野大辅在卖蠢。

    有小野大辅在装傻。

    有小野大辅在故意让自己傲娇。

    有小野大辅在拉低身高陪伴他。

    ……

 

    什么啊。

 

 

    不过就是七年。

 

 

    “七年远不止你想的那么短,这么一句话的情感足够酝酿出来。”

 

 

     

    神谷把最新一期的DGS听完。

 

 

    勾起了嘴角。

 

 

 

 

 

    所以啊,谁说毫无可能性的呢?


野神日常30题(2)

#2.生活被打乱

 

    神谷浩史虽然见面会上被某人吐槽是不细致的男人,但是从某些角度上来说他还是非常仔细认真的。

 

    比如入住宾馆前会查看应急电筒在哪里,换位置时会把别人原来放在位置上的水换到换位后的地方。同样,私生活也是打理得井井有条。

 

    他本来认为他和小野大辅的交集单单是DGS和其他工作而已,直到那天这个称得上是关系非常好的后辈向自己有些紧张地告白,这是神谷步入30岁之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慌乱。

 

    最终他还是同意了,没什么特殊的原因,『因为年纪不小了啊。』他这样想着。

 

 

 

    从这时候开始,生活好像乱了套。

 

 

 

 

“卡米亚桑我们同居吧!”小野那天兴致勃勃地在电话中问道。

 

“欸?”神谷一愣,“可以是可以啦,但是住我家还是你家?”

 

“听卡米亚桑的啦,我哪边都没有意见。”小野听到他同意也放心了。

 

“恩……来我家吧,小野君家住很远不是吗?上班会很麻烦吧。而且我也不能把娘桑带过去,换个环境不知道他适不适应呢,毕竟小野给人感觉是犬派的ww。”神谷浩史选择了在自己家,他觉得这样两个人都会很方便。

 

“好啊!那我明天就搬过来!”

 

“欸?这么快?……”

 

 

    末了,神谷打量打量自己家里。

 

    挺干净舒适的,东西也都归类摆好了,不会特别脏乱。两个男人住也没什么问题,床再买一张就是了。

 

    隔天,神谷一大早就听见小野按铃。他托着两个大行李箱,让神谷看着有些吃惊:又不是女人哪来这么多东西。

 

    小野随心所欲地布置着,而神谷则为小野的物品腾出摆放空间,时不时对小野进行说教。

 

    『真是的,这样下去自己真会变成老妈子啊。』他有些头疼地看着小野把自己衣柜里的衣服翻来覆去地看摸闻,好像原本一切有序的物品都毫无章法。

 

 

    卫生间里的毛巾架上放上了小野的一块毛巾,洗漱杯里放进了小野的牙刷,插座上多了小野手机的插头,地上多了小野的临时地铺,衣柜里增添了小野的四季服装,自己台本旁边堆积着小野的台本……小野小野小野小野,全部都加入了小野!

 

    娘桑打自这个男人进家门时就躺在沙发上,斜着眼审视他。它不是不知道这个人,而是这个人的味道突然变浓了,并且没有散的趋势。自家主人虽然嘟哝着,但它完全没有看到他不情愿的表情。

 

  “呼……”两人整理完已经傍晚,中间也不过下楼吃了个便餐,明明天气不太热却也汗流浃背。

 

“累死了……”神谷把娘桑抱到腿上然后坐着沙发,眨眨眼试图把流进眼中的汗水给挤出来。

 

    小野紧挨着神谷,忽然沉默了一阵,旋即说道:“这样会给卡米亚桑添麻烦吗……”

 

“哼,都定下来了还问我干嘛。”神谷瞥他一眼,虽然知道他不安却还是没有温柔的安慰。『如果这你都怕了,小野你也不过如此。』神谷这样想着。

 

    小野偏过头来,盯着神谷的眼睛看。小野的瞳孔颜色偏淡,褐色比较明显,显得他的视线更加纯粹而热烈——神谷感到自己的空间被略微侵犯,不,应该说是这直球他接不下来。

 

    小野看着略微移开视线的神谷,笑了一下:“不安的反而是卡米亚桑呢。”

 

    神谷也没阻止娘桑跳下膝盖,诧异小野虽然是单细胞有时却异常敏锐,全身一紧却明知故问:“哪里?”

 

    小野没答话,“嘿嘿”地笑出了声:“适应就好了,浩史。”

   

    『适应吗。』神谷抿了抿唇。

 

“不晚了,下去吃饭吧。”

 

“嗯……”

 

    神谷走在小野后面,闻到了小野汗水的味道。

 

 

    『啊,是这样的感觉啊。』他一直在说小野的腋汗腹汗,原来真正接触也没什么特殊。

 

    不过不讨厌呢,这种气味。

 

 

 

    但自己为什么会慌。

 

    还有另一种情绪充斥心中。

 

 

 

    自己的全部好像都被这个人打乱了,渐渐都有他的影子存在、都被他的味道沾染。

 

 

    那种有些阒静的生活被一个笨蛋搅和了。

 

 

    却出乎意料地不反感。

 

 

 

 

嘛,算了,

 

 

 

 

 

因为是小野大辅啊。


野神日常30题(1)

#1.早间问候

 

    小野大辅自认为是一个非常容易满足的人,当清晨的阳光暖洋洋的从窗帘的缝隙中溜进来时,小野大辅也觉得自己全身暖洋洋的,就好像被注入了活力。这时,小野会半眯着眼睛,嘴角带着明显上翘的弧度,刻意吞口唾沫润润干燥了一夜的嗓子,偏过头来凝视着神谷浩史的睡颜。

 

    『真的是天使呢~』小野这样想着。他喜欢看神谷蜷曲的睡姿——仿佛能激起他的保护欲似的,却又忍不住心疼地用手臂圈住缩成一团、没有安全感的枕边人。

 

    神谷有些难受地扭了扭身子,突然的热源虽然熟悉却实在令他感觉烦躁。

 

    小野看看手机,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开始蹭着神谷的后背。

 

    神谷皱起了眉头,那家伙真是麻烦啊!不过最近自己好像有时会赖一会儿床了——还不都是他的错。没事早上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小野清清嗓子,凑近神谷的耳朵,用他非常英国绅士的声线说着:“浩史,今天依旧明朗喔,要和我一起做恋人做的事吗?”每天早晨的问候都有所变化,而今天最后一句话说的极其暧昧,歧义不言便可明了。

 

    “滚开啦。”神谷把小野推向一边,刚醒的时候手并不会有什么力气,深吸了口气,内心默默吐槽着这个乱说话的家伙。可是他脸上的温度还是不可遏制地产生了变化。

    

    『都四十岁的大叔了,脸红什么,又不是只有今天会说。』神谷努力撑大眼睛,每天都在说服自己习惯小野的早间问候,而每次阳光又都那么温暖,仿佛偏把他的脸烘地热乎乎的。再回头看看小野,他毫无疑问地又对自己露出了蠢(chi)死(han)的笑容,自己好像被这个笨蛋的情绪感染了,眉眼稍微一弯,烦躁随之扫去。

 

    早晨的空气总是非常好,鸟鸣通常在清晨四点多时就响起,现在6:30也依旧清脆悦耳,不过空气中少了一丝混着树木香味的水汽而已。今天天空是淡蓝色的,小野想应该本是海蓝,却被太阳光中和冲淡了吧,没有白云却意外的不单调。

 

  “浩史~给我的问候呢?”小野看着神谷换上白色的薄衬衫,手不由自主地朝若隐若现地腰上皮肤探去。

 

  “手拿开。”神谷拍了一下小野的爪子,皱眉又顿了顿问道,“哪里有你的问候?”

 

    小野立刻眼睛湿润了起来:“明明浩史昨天晚上答应我的……”

 

    昨晚?神谷努力回想着。昨晚自己很忙,回家就一直在研读原作check台本,哪里多搭理小野了?啊,这么说起来,好像是在念台词的时候被自己含糊应付过去了……

 

    神谷咂嘴“啧”了一声,道:“下次别在我工作的时候打扰我。”

    小野内心有些委屈,『浩史宁愿陪娘桑玩都不陪我。』可他却明智地闭了嘴,依旧睁着湿润的眼睛,似乎想卖萌使神谷说出早上的问候。

 

   神谷被这视线弄得有些违和,在他眼里这就是“小狗求投食”的感觉,不自在地撇过头。了解小野对这种事莫名执着,不做到就不罢休,『姑且说好了。』可他想了半晌,不知道要说什么。

 

  “早上好……?”神谷连自己都有些不确定,他真的不会说什么帅气的话,舞台上只是工作需要。

 

  “哼哼~~~”小野得意地哼了一声,“这下子和浩史第一个打招呼的就是我啦!”仿佛并没有因为这一句话的简单与疑惑不定的语气而感到意外与不满,嘚瑟的神情在脸上暴露出来。

 

  “噗……你是笨蛋吗!”神谷无厘头的略微紧张转化成了笑容,“把你衣领好好理理。”他虽然这么说着,手却亲自动了起来,把皱褶一一按压抹平。

 

    小野感受着颈边手的热度,暖洋洋的。

 

    正好是今天阳光的热度。

 

 

 

 

 

    小野宠溺地望着他,

 


 

 

    认为这样的问候就足够了吧。